027-83660176 / 15307137359

肺科医院ICU的护理组长是个“牛人”
发布时间:2020-06-28 浏览次数:2448次

战疫他勇过“斗牛”;护理他堪称“大牛”;敬业他又如“黄牛”

肺科医院ICU的护理组长是个“牛人”

“又有患者需要上ECMO!” “刘哥在吗?”“在!”“那我就有底了!”疫情期间,在武汉市肺科医院ICU,每当有重大救治和护理行动,这样稳住场子的对话总少不了。

在ICU,90后护理组长刘恒明被称为“技术流”,有他在的护理现场,护理团队个个心里踏实。技术牛已持续多年,但在过去的100多天里,大家又深刻体会到了他另外两个“牛”——抗疫战斗他勇过“斗牛”,任劳任怨他赛过“黄牛”。因为这三“牛”让他“晋升”为ICU护理团队里的“牛人”。ICU主任胡明说,刘恒明技术最好,他最信赖。护士长钟小锋说,这孩子是最拼。

抗疫战斗他勇如“斗牛”

“兄弟单位正在应对一起不明原因肺炎疫情,需要护理精英!”1月1日,武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向科室的护理团队传递了这一消息。原本已下班参加同学孩子周岁宴的刘恒明立即赶回医院请求参战。当晚他就去支援的医院上了晚班。为了随时战斗,他搬到了支援的医院住下。

1月9日,刘恒明被调回肺科医院,他总结了支援9天来的经验,把风险高、操作难度大的活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“毕竟我经历过,有经验。”刘恒明说,“虽然对于这一新的病毒,我也摸不准,吃不透,也有些担心,但作为护理组长、团队里的‘大哥’,我必须冲在最前面。这样才能让大家心里有底,做得踏实。”

护理技术他堪称“大牛”

“有刘哥在,我们心里都踏实!”每当有高难度操作,刘恒明在,护理团队就没人发慌。

1991年出生的刘恒明,2013年毕业后进入肺科医院。因为好学、技术好,他被任命为科室护理组长。

新冠疫情爆发后,ECMO成为ICU里患者获得生命支持的最高方式。而在疫情发生前,许多年轻护士很少接触,刘恒明就成了他们的“主心骨”。

上ECMO的准备工作非常重要,由于要跟人体血管连接,管道内有一点空气,都可能引发血管栓塞。科室内通常只有护士长钟小锋和他能做。

2月25日,有个患者突然需要紧急上ECMO。记者看到,刘恒明全神贯注,拿着阻断钳,一厘米一厘米地对约5米长的管路进行检测,不放过任何一个气泡。半个小时后,组装完成,他的脸颊上满是细密的汗珠。

平时,即使不是刘恒明的班,一些难度大的操作,一些重症救治仪器的报警及故障处理的都依靠刘恒明。刘恒明随叫随到,一忙就是两三个小时。

在疫情期间,许多国家级专家如杜斌、郑瑞强等亲自到病房进行操作,刘恒明抓住机会向专家请教。杜斌曾席地而坐,手把手地教他做ECMO的预充。

刘恒明说:“这种机会,一生可能只有一次,我学到了难得的技术,更学到了专家们的诲人不倦的奉献精神。”

任劳任怨他是一只“黄牛”

一个班,刘恒明要忙碌6个多小时。ICU如同战场,检测病人的生理数据、注射药物,ECMO、呼吸机、血液净化装置、纤支镜……这些精密仪器的预装、调试、清理、维护、紧急情况的处理等,刘恒明汗流浃背,但一刻也停不下。

上月初的一个上午,记者看到走出ICU的刘恒明,工作服已经湿透。来到清洁区的走廊上,他找出一份早已凉透的盒饭拿到微波炉加热。

虽然刘恒明大多是白班,但忙到凌晨也是家常便饭,好多次,他凌晨2点才睡下,4点又被叫醒参加紧急护理。

肺科医院13楼ICU的值班室,一床被子,一张床,战斗六七个小时回来躺一躺,24小时随叫随到,这就是刘恒明的抗疫日常。

刘恒明说:科室里其他人下班可以回宾馆休息,但因为我要随时解决病房里出现的技术故障问题,所以,我就跟护士长提出住在值班室。

上月的一个深夜,一台“ECMO流量监测传感器”发生故障,夜班护士惊慌地向刘恒明求助。刘恒明一骨碌爬起来,冲进病房,根据前期从杜斌那里学到的技术,迅速解决了故障。

吃住都在医院的刘恒明,缺席女儿的周岁生日,更没有机会回家抱一抱她。因为每次都是深夜了才有时间,而那时妻儿都睡了,他就去翻看手机里老婆白天发来的视频,一个人傻笑。

 

分享: